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我在上海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家门前那棵老杏树  

2013-11-27 09:14:13|  分类: 5.拾人牙慧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转载一篇我认为写得不错的好文章

我家门前那棵老杏树

有一次回家,母亲洗了几颗杏子放在我手里,说:你尝尝这杏,味道特别象以前咱家那棵老杏树上结的杏。短短的一句话,就象一只温柔的手,拍醒了我记忆的封尘,轻轻地牵动着我思绪,很长很长…… 

我的眼前出现了一个院落,院子里有一棵很老的老杏树。那是我二十岁以前的生活,在辽宁一个叫北票矿务局的地方。那时候,我家四世同堂,住着一所很大的房子。听老人们说那是日本人盖的房子,石头到顶的,格局和样式都很奇特。院子很大,门旁边有一棵很老的老杏树。它究竟有多老,我也说不清,只知道,从我懂事的时候起,它就老态龙钟地默立在那里。

老杏树每天看着我上学、放学,看着我在它身边嬉戏玩耍。它参与着我的喜怒哀乐,陪伴着我,从童年走到少年、青年,直到有一天不得不离开它。我把对它的怀恋深深的藏在心底,常常在没人的时候,翻箱倒柜的把它找出来,仔细的品味着它,深深地思念着它。
   我怀念春天的老杏树。这时候的它会一改沉默忧郁的心情,长满了绿叶的树身给风一吹,发出哗哗的声响,就象唱着一首欢乐的歌。庞大的树冠给院子里洒下一片浓荫,我们就常常坐在院子里乘凉;晚上吃饭的时候,就把饭桌摆在树下,老杏树俯视着我们,一边看我们津津有味的吃着饭,一边倾听着我们闲话家常。

那时候,我的曾祖父和祖父身体还都很好,家里的事不用我父亲操心。每天吃完饭,他的周围就会围着一群孩子,瞪着双眼,聚精会神的听他讲故事。这些和我同龄的孩子完全沉浸在故事当中,脸上的表情随着故事的情节或喜或忧。听到惊险的地方,他们眼睛瞪得大大的,半张着嘴,拳头握得紧紧的,紧张得几乎喘不过气来;听到高兴的地方,他们会笑的前仰后合,有的捂着肚子喊:“不……不能再笑了!”
   我从小就不太爱笑,只是静静地听着故事,静静地听着大家笑。偶尔抬头看一眼老杏树,它默默的,似乎也在认真地倾听着,一阵风吹来,叶子发出簌簌的响声,好象它也在大笑,而且笑得浑身颤抖。那一刻,我觉得老杏树一下子年轻了好多。想到这里,一向不爱笑的我,嘴角也微微地向上弯了起来。

看着老杏树我常常想:在我家之前,是不是也住有一家人?是不是也有一个会说故事的人,每天坐在树下说故事?老杏树一定听到了好多好多,它的每一根枝丫,每一片叶子都蕴含一个美丽动人的故事。每当想到这里,我就觉得老杏树就象一位慈祥的老人,带着满脸的皱纹,用他那粗糙但温暖的大手,正抚摸着我的头,娓娓地向我讲述着他那年深日久的传说。这时候,我就闭上眼睛,想象着我正靠在老杏树的怀里,感受着它那温暖的抚慰。
   我最喜欢老杏树开花的季节。
   阳春时节,杏树开花了,满院飘着淡淡的花香,就象老杏树脸上绽开了的笑颜。绿绿的叶子,粉色的花,真是漂亮极了,不管谁从门前走过,都会停下脚步,向院子里张望一下,我们也就大方的敞开大门,让大家能够欣赏到这一树的春光,让大家看到老杏树一年中最美丽的模样。这个时候,我晚上常常要爬到装杂物的小房子顶上去。
   小房子就在树的旁边,一根粗大的枝丫斜伸过房顶。房顶是用是水泥加灰渣抹上,然后把灰浆拍出来,再用河卵石一点一点打磨光的。用扫帚扫干净后,铺上一张席子,躺在那里,十分凉爽惬意。远看,夜空里缀着满天的星星,一闪一闪的,就象眼睛眨呀眨地。眼前,繁茂的树叶间满是鲜花,周围充溢着花香,我仿佛进入了一个神奇的世界里。我深深的沉浸在这静静的夜晚之中,想象着那深邃的,不停闪烁的空中也许有更多更好听的故事,我就想一直这样看着天空,看着老杏树,永远这样静静的呆下去。如果不是母亲一连声地呼唤,我就会这样进入到睡梦中。
    我最高兴的事是捡杏子。
   花落了,很快就能看到一个小手指大的杏,青青的,表面上毛茸茸的。这时候的老杏树,就象一个慈爱的母亲,退去了一身的华丽,绿绿的枝丫,绿绿的叶子,绿色的果实;浑身上下闪耀着生命的光亮。它努力的吸收着天地精华,辛苦地孕育着自己果实。这时候,是我与它交流最频繁的时候,我每天都无数次的抬头仰望老杏树,盼着上面的杏子快点长大,快点成熟。

风来了,老杏树摇晃着枝丫,叶子簌簌地响着,象是在为它的宝贝唱一首摇篮曲;雨来了,它用那浓密的叶子,护住杏子,不让它们受风雨的侵袭。在老杏树的精心呵护下,杏子一天天地长大,慢慢圆润起来了,有了光泽,开始有一点淡黄的颜色,就像是婴儿那红润的脸蛋。我知道,它们就要成熟了。
   突然有一天,早晨起来的时候,发现地下有一枚杏子,大大的个,黄里透红,静静地躺在老杏树下。老杏树晃着身子,神采飞扬,似乎在骄傲地告诉我:我的果子终于成熟了。那一天,是我最开心,最快乐的一天,也是老杏树最快乐的一天。
   从那天开始,我和妹妹不再等母亲喊我们起床,每天都是争先恐后地起来,跑到老杏树下看有没有熟透落下来的杏子。老杏树就象知道我们的心情一样,每天都会送几枚熟透的杏子放在它的脚下,看着我们高兴地捡起来,然后抱着它粗糙的树干喊着、闹着。
    当满树的杏都黄里带红的时候,我就爬到树上,拿着一个竹篮,去摘杏子。我坐在一根粗壮的枝丫上,背靠着树干,就象坐在老杏树的怀抱里,一点都不怕摔下来。老杏树慈爱地为我挡着阳光,有时树叶抚过我的脸,就象老杏树的手在抚摸着我。它看着我一颗颗采摘着它的果实,看着左邻右舍,还有我家那群听故事的小客人津津有味的品尝着甜甜的杏子的时候,树叶发出的哗哗的声响就是它高兴的爽朗的笑声。
   还有那根斜伸到小房子顶上的枝丫,那上面的杏子,最好的办法就是:傍晚的时候,躺在房顶上,看着满天的星星,想着象星星一样多的故事,伸手摘下一颗杏子,放到嘴里品尝着甜甜的味道,然后再做一个甜甜的梦……  
   我,一年一年地长大,老杏树也一年一年地变老。它显得十分苍桑,似乎已经很疲惫了,粗粗的树干越长越偏,斜靠在那个装杂物的小房子上。终于有一天,我要离开这住了二十年的老屋,离开陪伴了我二十年的老杏树。当家里所有的东西都收拾一空,当我们一家人上了汽车的一刹那,一种浓浓的不舍之情涌上心头。天下万物都是有灵性的,老杏树啊,你是不是也难舍这二十年相依相伴的真情!    
   车子缓缓地离开了,我的眼里蓄满了泪水。老杏树的影子越来越模糊了,但那巨大的树冠,那一树的杏花,那黄里带红的杏子,一直在我眼前晃动;那树叶被风吹得象唱歌一般的“唰唰”声还在我耳边回响……

  “像不像啊?”

  “啊!像什么?”
  “这味道像不像咱家老杏树上结的杏?”母亲的问话拉回了我的跑远了思绪。
  “像!像啊!”我赶紧回答。母亲哪里知道,这一愣神之间,我的意识竟然逆时针旋转了近三十余年的时光。
  “老杏树啊,你还好吗”?这一声问候,已是穿越了近三十年时空。当年听故事的小伙伴,都已人过中年,不知身在何处。母亲的一句话,让我知道了我从来就没有忘记过你。老杏树啊,如果你有记忆,你还会想起我吗?
   我心中的老杏树啊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3)| 评论(0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